< yw9951_小羊旅游

  公开资料显示, 酒仙网是一家以品牌运营为核心的酒类全渠道、 全品类零售及服务商, 曾于2015年挂牌新三板(彼时上市主体为“酒仙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由于连年亏损, 公司于2017年6月停止在新三板挂牌。

  时隔4年之后, 酒仙网借新的主体“酒仙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冲击资本市场。 2021年4月, 酒仙网股票发行上市申请获受理, 创业板IPO冲刺旅程由此开始。

  从IPO历程来看, 2021年4月8日、 2021年8月4日、 2021年8月12日、 2021年9月29日, 酒仙网曾先后递交了四版招股说明书。

  递交招股书次年, 酒仙网IPO屡屡遭遇变故。 2022年1月26日, 因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深交所中止了酒仙网的发行上市审核。

  2022年3月31日, 因IPO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 需要补充提交,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的相关规定, 深交所又一次中止了酒仙网发行上市审核。

  一轮问询, 两次中止, 四次递交招股书, 酒仙网一直没能等到上市委的垂青。 如今突然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 其中缘由也给业界留下了一份遐想的空间。 (文|《财经天下》周刊 唐果)

">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景点 > 正文

yw9951

走进Web3.0纪元|未熟先火的NFT: 机遇还是泡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骆轶琪 广州报道

虽然目前对于Web3.0的全貌还没能有完整图鉴, 但其中一大核心应用NFT(非同质化代币)无疑已经率先火热了起来。

由于交易额大涨, 2021年被一部分人视为是NFT元年。 东方证券指出, 2021年1月至8月, 交易平台OpenSea的NFT交易金额超过10亿美元, 占全球NFT交易规模的98.3%。 作为对比, 该平台2020年的交易额不足2000万美元。

同年, 一个名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的数字作品以6934万美元被拍下, 创下此前以来的数字艺术品最高价, 但创作者本人在随后就指出, NFT价格已经是泡沫。

(目前六大主流NFT交易平台对比,    图源:    天风证券研报)(目前六大主流NFT交易平台对比, 图源: 天风证券研报)

某种程度上来说, 目前NFT已经出现类似数字货币一般被热炒的现象。

行业观点多认为, NFT适合用于数字艺术品、 数字收藏品、 游戏资产等领域, 但按照海外市场的发展态势, 已经走向偏金融属性的数字货币类趋势, 一旦脱离藏品本身的价值而走向金融化, 则显得失去了初衷。

“我认为热炒趋势已经出现。 ”头豹研究院分析师纪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例如Otherside于2022年4月推出了元宇宙设置的虚拟土地NFT Otherdeeds, 获得超3.2亿美元销售额, 期间因买家希望更快获得NFT, 发售直接导致人们的Gas(矿工费)战, 烧毁了价值超近2亿美元的以太坊。 “目前NFT藏品价格的暴涨吸引了众多投机者, 随着这些虚拟资产价格被不断炒高, 必然会产生泡沫: 同时, 有国外购买者试图将数百万美元买进的数字藏品NFT再次拍卖, 却出现了无人问津、 报价缩水近万倍的现象。 ”

当然, 由于采用的技术支持不同、 监管举措不同, 国内外目前对NFT的发展步伐不甚一致, 且尚无法对接。 随着近期国内相关行业协会提出倡议举措、 大厂积极探索, 国内相关生态也在探路规范化发展。

“安全对于NFT公司的信誉非常重要。 ”阿卡迈(Akamai)区域副总裁暨大中华区总经理李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之前大火的NFT游戏Axie Infinity遭遇了毁灭性的安全漏洞, 用户资产损失超过6亿美元, 这可能是在线游戏平台所遭遇的最大一次漏洞。 “NFT领域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 这个市场的机会与风险都在不断增加, 所以NFT投资者必须了解最新的安全威胁。 ”他强调。

行情火热

简单来说, 在Web3.0时代, 元宇宙被视为是一个重要场景或表现形式, 其中, 区块链是核心支撑技术, NFT则是一大应用或者说资产表现。

何为NFT?所谓非同质化代币, 意味着其虽然也采用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发展逻辑, 但不是与比特币一般的“同质化”数字货币, 而是一种可以代表有差异化特征的标的, 如艺术品、 收藏品等。 也正因为采用区块链技术逻辑, 而令其被赋予了在数字世界的公开、 可信、 唯一性等。

当有人创建出一个NFT之后, 其信息会被存储在某种标准的智能合约中, 并记录在管理NFT的区块链上。

纪仰指出, 当前NFT备受关注主要基于两个原因: 第一, 绘画、 文物、 音乐等不同形式的NFT藏品本身具有收藏价值, 能够满足大众收藏或欣赏需求。 相对于传统艺术品, NFT藏品具有不可篡改、 流通自由的核心优势, 任何人都可以铸造、 买卖NFT藏品。 第二, 在元宇宙概念下, NFT可作为一种身份标识, 为拥有者创造社交机会, 例如无聊猿就建立了自己的用户俱乐部;NFT这一特性精准触达了Z世代彰显身份与个性的需求。

在Web3.0的框架下, 这意味着若被良好挖掘使用, 则是一种对艺术品在数字世界价值的反映。 只是目前阶段, 尚且处在摸索期的NFT在海外市场正走向另一种趋势中。

如前所述, 由于高价NFT交易频现, 资本和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 据加密货币巨头Grayscale称, 元宇宙中的广告、 数字活动、 电子商务和硬件领域, 每年将产生1万亿美元相关收入。

纪仰还指出, 包括微软、 迪士尼在内的全球多家巨头纷纷宣布投入元宇宙建设。 近期元宇宙房地产也成为投资者们“哄抢”的目标, 他们不惜花重金在Sandbox和Decentraland等虚拟世界平台上抢购土地, 这些行为更多是出于投机逐利, 并非收藏需求。

“其实我理解NFT是一个技术, 只是类似档案的方式, 有加密性、 唯一性等独特性, 但我不觉得目前的NFT可以作为艺术载体。 至少目前阶段, 我觉得纯数字藏品市场还没有很稳定和规范化, 暂时还不敢进入。 ”一名艺术行业观察人士向记者表达了迷惑, “我一位艺术家朋友发了他的NFT, 但目前大部分NFT用户并不在乎艺术本身, 而是金融回报, 导致他的作品最终破发;但我另外的朋友完全跟着NFT的金融模式在海外推行发布, 那在艺术圈看来又会觉得被割了韭菜。 ”

寻求规范

在Web3.0的宏大构想下, NFT这个率先跑出来的场景也还在不断摸索中。

“当下NFT在海内外的发展均处于不成熟阶段, 仍面临众多技术问题, 例如基于公链的NFT交易手续费高昂, 发送到智能合约的交易确认过程速度缓慢等。 ”纪仰向记者如此表示。

当然, 国内正在探索规范化该市场的良性发展。

近日,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中国银行业协会、 中国证券业协会共同发文, 提出对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 其中提到, 要发挥NFT在产业数字化、 数字产业化的正面作用, 但也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

(三部门对NFT的倡议文件,    图源:   协会公布)(三部门对NFT的倡议文件, 图源: 协会公布)

李昇向记者指出, 从技术角度看, 国外的NFT基于以太坊等公共链发行, 容易被炒作。 而国内公司是依靠联盟链来销售, 比如腾讯NFT交易平台“幻核”的至信链, 这削弱了NFT商品的交易炒作属性。

“我们还认为国内新出台的NFT法规将引导NFT健康发展, 虽然目前NFT市场存在大量投机、 炒作等金融风险, 给整个市场造成了很大混乱, 但NFT的价值值得肯定, 尤其是在基础商品知识产权保护领域。 ”他续称。

“Akamai认为在元宇宙中, 虚拟资产与现实资产难以分离, 甚至可以在现实世界中直接评估虚拟资产的价值, 因此其资产价值更容易成为攻击者的目标。 ”对于参与企业方的做法, 李昇提出建议, 在日益复杂的网络攻击环境中, 为了维护网络安全, 确保用户能够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中获得安全的数字体验, 企业必须将安全厂商的产品和工具整合到自己的风险控制体系中, 形成一套完整的风险控制体系。 此外, 企业应该充分利用, 在帮助客户保护系统免受此类攻击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平台数据和安全专家, 还应该采取零信任方法来进一步加强自身的安全。

探索未来

目前阶段的NFT平台还是呈现出一定中心化特征, 这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理念有所相悖。 这意味着在未来, NFT的演进或许还将有新的角色和方式, 当然政策举措也在探索中落地。

纪仰指出, 互联网大厂基于原有的产品和运营优势早早布局了数字藏品, 并获得较好市场反响。 2021年, 头部发行平台鲸探发布数字藏品302万份, 占中国数字藏品市场总额的66.2%。 由于鲸探有支付宝背书, 使其发行的数字藏品炙手可热。

“长期看来, 随着数字藏品市场的成熟, 其竞争力将从平台的品牌背书回归到藏品本身, 因此有IP储备、 或在某一细分赛道有突出优势的公司将逐渐崛起, 例如三人行、 浙文互联都与文交所合作建设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基于公司的文创实力进军数字藏品行业。 ”他进一步表示。

李昇也列举道, 区块链技术为初创企业带来了机会。 “根据Crunchbase数据, 在过去12个月里, 企业介绍中带有NFT的初创企业完成了200多轮融资, 在种子期、 初创期和成长期总共筹集超过26亿美元资金。 这个总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倍以上, 去年NFT公司只筹集到9000多万美元。 ”

只是在当前阶段, NFT在国内的探索似乎有些类似于此前对数字货币的状态。

“目前我国希望将NFT作为一种去金融化的数字藏品, 仅保留其收藏功能, 禁止二次交易, 我认为在较长一段时间这种强监管将延续, 不会给予任何炒作空间;但伴随市场以及监管体制的日益完善, 预期国内也将会逐步放开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市场、 发行渠道、 跨链交易等, 而文交所等官方指定的文化产权交易场所有望成为数字藏品交易落地的试点地。 ”纪仰认为, 这种政策合规也会逐渐细化。 “目前NFT行业仍面临着NFT产品同质化、 配套政策不完善、 及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完善等难点。 长期看, 赛道发展会趋于多元化, 市场空间有望加速打开。 ”

因此目前, 国内外在该领域的整体交易情况尚且有较大不同。

纪仰指出, 在海外NFT市场, 目前二级市场销售额和交易量都远大于一级市场, 这是市场发展进入成熟阶段的标志。 同时, 海外NFT行业的产品和玩法更加多元丰富, 潮流NFT的品牌力更强, 启示我国企业可以从细分精品赛道切入, 深耕游戏、 社交、 影视或音乐某一优势领域, 或利用数字藏品进行文创赋能或国潮焕新, 打造属于我国的独特IP。

(作者: 骆轶琪 编辑: 张伟贤)